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南大陸 > 第二卷 南山入凡劫 第四十九章 劍舟南下
    在那些色調紛繁的流年里,肆意生長的生命,在那些日益膨脹的欲望中把自己埋葬或者自我救贖。——題記

    ...

    往往一個劇情到高潮的時候是不是要跌宕起伏?是不是要催人淚下亦或者令人捶胸長嘆又抓耳撓腮著急緊張?井劍峰頂的眾弟子本來情緒就很高昂,眼神又是無比的熱烈,熱烈的看著他們推舉的“老大”。

    然后突聞驚變!

    換一個?

    噢!真是刺激的不行!

    人群懵逼,然后立馬炸鍋了!表情都豐富多彩。就連慶于欣都有些懵,感覺整個人突然都不好了。蝶靈小姑娘小嘴張成O型,驚訝到無以復加。

    “錢多多你這是什么意思?一點擔當沒有!是不是覺得很好玩?覺得我們配不上你的領導?既然這樣,我成不悅第一個就不服!”成不悅第一個跳出來表達不滿,點指錢多多。

    他堅持認為這是這個凡人小子,一朝崛起,成最大情敵,然后橫刀奪愛,將自己愛慕的女子“勾引”而去。

    他不會放過任何打擊對方的機會。

    錢多多一巴掌拍飛他的手掌,輕了輕嗓子,向著眾人擺手道:“你看看、你看看?你們就是這樣愛我的?我一個試探就有人蹦出來反對我?”

    說著這些話錢多多斜眼看著成不悅。

    頓了頓,錢多多聲情并茂的開口:“我還是你們心目中那個乖巧的小師弟,只是突然擔此大任小師弟甚是惶恐啊,本欲交由成不悅師兄,可是你們剛才大家也看到了,成師兄...”

    “唉!”錢多多一聲長嘆欲言又止,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顯得很是難過,一副自己受了莫大委屈的凄慘模樣。

    “錢師弟不用理會他那種小肚雞腸的偽君子,我們支持你!”有弟子說道。

    “對啊,錢老大,你可是我們的大英雄,你要是沒擔當,他成不悅算什么?”凝氣榜第一的龍開宇開口了。

    一時間大家開始眾說紛紜,大多批判成不悅擁戴錢多多。

    人群中,成不悅聽著那些話肺都要氣炸了,一張臉都漲成了豬肝之色,他知道自己被錢多多擺了一道,有心反駁卻也無力。見大家開始盲目偏向錢多多對自己一頓腹誹嫌棄,成不悅第一次感覺到人生無比的灰暗。

    錢多多瞥了一眼面色難看的成不悅,內心暗爽,又看了一眼場中形式,感覺差不多到了火候,于是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道:“多謝各位師兄師姐的支持和抬愛,我看到了你們的真摯,此次南下仰仗諸位了,我們同進退!”

    錢多多拱手。在人精大師兄的教導下,體面話他現在自然是信手拈來。

    眾人回禮。

    這時朝成道從人群里走出,揮手取出一炳巨大的殺豬刀,在人們錯愕的眼神中遞給錢多多。

    錢多多伸手接過,面色復雜的看了他一眼。因為不知何時朝成道身后也背負了一把同樣大小的殺豬刀。

    錢多多輕輕撫摸著刀身,看著那刀鋒處崩裂的缺口有些感慨,想著此時若是把這殺豬刀舉起來向天的動作著實有些太蠢,于是取下背負的七律劍,執劍向天大喝:“出發!”

    ……

    王十二站在人群不起眼的地方看著錢多多,他綸巾系發顯得豐神俊逸,目光平靜而淡然。看著這位昔日發小如今的成就,沒有人明白他心里的情緒和感受。他的身邊站在美麗動人的雪櫻花,雪櫻花不停地向著錢多多揮舞小手,顯得很是開心。

    “你過去跟他打個招呼吧。”王十二突然開口。

    雪櫻花一愣,問道:“你不去么?打算就這么一直僵持下去?”

    王十二沒有說話。

    “你不去那我就把你偷偷去岳陽城的事情說出來。”

    “你不說他也應該知道,我們在煙雨大道上見過面,我感覺他不想見我。先不說他的境界如何,就是他如今的神識強度就已經超過了我等。所以當時我再怎樣隱匿也是無用。”

    “他很謹慎,李思平常最愛去桂花街和枇杷巷,而他一晚上就刻上了劍氣無雙的飛雪陣。這種神識消耗后竟未做調息,第二日便殺了屠殺漠北村的劊子手苗元良,用飛雪陣將其挫骨揚灰。后來發生的事情不用我說現在整片大陸怕是都知道了。他現在的神魂強度怕是歸靈境的長老也不曾擁有!”

    “十二,那你現在還去想他身上的不死火么?”雪櫻花問道,白皙的臉上露出疼惜,這些年王十二拼命的修煉,已經位居凝氣榜前十,可是跟錢多多取得一切相比終結有些暗淡。她希望眼前的男人能放下一切,不管是對力量還是對欲望。

    王十二輕輕捧起她的小臉,卻是問道:“你爺爺終究不肯見我么?”

    王十二望著見雪峰的方向幽幽道:“我只想證實一些什么……”

    “您在躲避什么?”這一句他是在心里說的。

    仰著臉看著他熱烈的眼神,雪櫻花有些失落,因為她清晰的感知到那不是愛戀的目光,其中沒有絲毫的情意,他的目光意味難明,又隱有敵意,他越發看不真切眼前的男子了。

    “十二,你到底想得到什么?想知道什么?秘笈、法寶,甚至五峰劍決我也私下傳給你了……”雪櫻花一把推開他的手問道。

    王十二一聲輕笑:“我想得到的東西終究會憑本事得到,今后你也不要再纏著我了,對你沒有好處。”

    “像我這樣冷漠的人,不值得愛,我將來不想傷害你。”

    王十二說完便大步走向錢多多,也不去理會身后一臉呆滯,眼淚在眼眶打轉兒的雪櫻花。

    ……

    ……

    潛一見看著眾智成城的弟子們很是滿意,看向錢多多的目光很是欣賞,說道:“此行劍舟七艘,眾弟子可以自行選擇入舟,一炷香后劍舟南下!”

    “我選擇跟隨我愛慕的大英雄一起泛舟長空!”慶于欣大聲表態,臉頰微紅,大眼睛撲閃撲閃看著錢多多。她身后一眾女弟子鶯鶯燕燕也紛紛表態跟隨。

    錢多多有些尷尬的點頭。

    一旁的成不悅感覺頓時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紫小夜拍了拍錢多多和朝成道的肩膀說道:“此行師兄在山中還有要事在身就不想送了,兩位師弟珍重。”

    朝成道酷酷地點頭。

    紫小夜看著錢多多又道:“不論是否能得到塑境天花,保住性命!你的仇就是師兄的仇,他日師兄定要殺進血域七進七出!”

    錢多多點頭,心里感動莫名。

    “還有我!”

    “還有我!”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豐神俊逸的王十二從人群里走出,聲音冷酷。

    朝成道雙手抱胸,聲音決絕。蝶靈摟著他的胳膊,微微頷首。

    ……

    這一日北方大動,雪劍山的劍舟黑壓壓一片,凌厲的劍氣壓塌了一方天空。

    七艘劍舟從雪劍山駛出,直往南方而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