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竹里館記 > 第一百零四章:困境
    “千防萬防,家賊難防。”符曉擦掉嘴角的血,罵了一句。

    她的情緒很快又陷入道低落當中,阿筠目前還是不見蹤影的狀態,如果說誰可能知道他現在在哪里,那就只有水叔了,但是那邊現在又有兩個高手把守,她脫困雖說是不難,但是如果想闖進去,把阿筠的下落問出來,再全身而退的話,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阿筠,你一定要平安啊。符曉在心里默默想到。

    她不是沒有想過向在京城的政哥求助,但是轉念一想,現在皇上吊著一口氣不上不下,政哥自己那邊也并不是很好,蘭珠師姐在涼國,與伍城的距離是真正的天南地北,白家那邊,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幫兇,唯一能夠信任的白弈聯系不上,阿韶也失聯了,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她要一個人行動,一個人做決定。

    “啊。”符曉苦惱地抓了一把頭發,這正好是她最不擅長的事情啊。

    后面很快就有人追上來的聲音,“這么快就追上來了?”

    墨家在伍城的勢力范圍實在是太大了,符曉的當務之急,是要找一個地方落腳。

    但是現在客棧也去不了,只能是在深山老林里面找一個山洞歇腳了。

    符曉已經有了主意,就迅速提氣輕身,向著樹林的更深處跑去。

    “呼——”這下應該不會有追兵過來了吧?符曉蹲在樹上,看著下面的武林人士迅速略過,又等了一會,她才望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找到一個干燥的山洞之后,符曉總算可以坐下來,好好地歇上一會了,她撿回來一些干柴,把火生好,坐在火堆旁。

    她眼前面臨著一大堆問題,可是她卻一點頭緒都沒有,以前這種動腦子的活都由墨霜筠來做了,現在自己想一想就覺得煩躁異常,恨不得殺回去攪他個天翻地覆。

    算了,先睡上一覺,明天再說吧。

    在這個時候,墨霜筠才從黑暗之中抽身而出。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陋的木板床上,四面無窗,他跺了跺腳,在地下,這難道是地牢嗎?那他現在是在墨家的分部還是其他地方?墨家分部沒有關押犯人的需求,他肯定已經被轉移出去了,那這里究竟在何地,現在又是何時?還有……符曉!符曉現在怎么樣了?

    墨霜筠狠狠一拳捶向墻壁,但是在最后又收住了,他要冷靜,冷靜下來思考問題。

    他重新坐回到床上,開始思考。

    他從來沒有懷疑過水叔對墨家的忠誠,但是他竟然對自己這個家主出手了,背后肯定有什么原因。

    對于墨家現行機制不滿?他已經提出來了,就應該不是這個原因。

    被人威脅了?不會,就算是別人用他一家老小的性命相挾,他都不會背叛。

    那如果換個角度,水叔并沒有背叛呢?

    墨霜筠直覺感到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或者換句話說,他只是背叛了墨霜筠,并沒有背叛墨家。

    但是除了他之外,墨家內門已經沒有人了啊,墨霜筠又還沒有收徒,他人一死,相當于墨家就直接斷了。

    也不一定,在討伐符斯崇的時候,那個莫寒英的機括技術,就讓他覺得很熟悉,簡直就像墨棋師伯一樣。

    !

    墨棋師伯……有沒有可能并不是沒有徒弟,而是以前的徒弟不在了?

    莫寒英……會不會是墨寒英?!

    墨霜筠被自己天馬行空的猜測嚇了一跳。

    但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至今為止的一切疑問就都可以解開了。

    莫寒英對他的敵意、水叔的背叛、甚至……師伯他們的死。

    墨霜筠有些疲憊地側躺道床上,他應該昏迷了不短的時間,他本身就體虛,現在餓到基本上是要再次昏睡過去了。

    他對于自己的安全問題倒是不擔心,他清楚,自己最值錢的就是腦袋里面墨家的技術,不管現在囚禁他的是誰,都不會輕易要他的命。

    也不知道外面有沒有人看守,如果沒有的話,墨霜筠覺得出去這個房間還是不成問題的。

    他把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長命鎖拿了出來,從里面抽出了一個小小的東西。

    是一根鐵絲,一端偏平,一端尖銳。

    既可以用來開鎖,也可以用來傷人,一只手就可以藏住。

    試一試吧。墨霜筠深吸一口氣,又爬了起來,走到那扇門前。

    如果只是叫喊的話,看守不一定會管,但是看守一定知道他這個人不能死。

    想到這里,他狠狠地撞在門上,然后就虛弱地跪在地上。

    外面很快有人跑動的聲音,大概是兩個人,聽到他們商量的聲音。

    只過了一會,就有人開門進來了,墨霜筠的虛弱一半是裝的,一半也是真的。他勉強地抬頭看了他們一眼,“藥……”

    “哥,這人不會有病吧?”

    “我不知道啊,那位大人什么都沒有說啊。”

    “那現在怎么辦啊?”

    “你去告訴那個大人一聲,我在這里看著他免得人死了。”

    其中的弟弟立刻就跑走了。

    墨霜筠微微睜開眼看了一眼,看到弟弟的身影跑遠。

    其中的哥哥蹲下來察看他的情況,“喂,你還能說話嗎?”

    墨霜筠立刻緊閉了眼睛,一副很難受的樣子,“你……你有看到我的藥嗎?”

    “啊?我不知道……就只有你一個人啊……”哥哥慌了神,“要不我先扶你到床上去?”

    墨霜筠沒有說話。

    他也大概知道墨霜筠是說不出話來,也不管他同不同意,附身下去抬他的胳膊。

    “這種程度只會讓你動彈不得一段時間而已。”墨霜筠說話雖然還是生氣不足,但總不至于像之前那樣氣若游絲的。

    哥哥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抱歉,我的行為可能會給你們兄弟倆帶來麻煩,但是我有一些必須要做的事情。”墨霜筠精通醫術,當然知道各個穴位的作用,他平日里總是自嘲手無縛雞之力,但是到了真正需要動手的時候,心態竟然出乎意料的冷靜。

    他把鐵絲拔了出來,一邊往外跑,一邊反復擦拭,才放回到長命鎖里面。

    師兄,又是你保護了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