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19回
    如果通,意味著她方便接電話。不然就是休息中,等明天再打。幸運的是,對方接聽了,從高女王慵懶性感的語氣中聽出,她此刻的狀態十分放松舒適。

    “喂?”

    “你在忙?”羅青羽蹙眉,相當含蓄道,“那明天再說。”

    “哎哎哎,想什么呢?”高女王的嗓門略高,好笑道,“我跟朋友做水療,什么事?”

    “我想問問,工作室接工作要設最低收費了?15萬以下的不接?你們不想接,我接啊!姐,他們能幫我做舞蹈服,學校推薦的人手藝肯定好,我不想推。”

    工作室嫌錢少可以不接,由她私下接,這一點必須征得高曼琳同意。

    “誒?”高曼琳顯然愣了一下,“你等等,我先問問,等會兒再復你。”她大老板日理萬機,很難全方位關注。

    譬如現在,她剛剛巡演完,立馬帶著伙伴們過來輕松一下。

    其實,羅青羽理解工作室的難處,畢竟自己長期不接工作,人家不可能天天守著她。如今天天掉粉,連十八線明星都比不上,被人蔑視更加是正常現象。

    而另一邊,高曼琳悶聲悶氣地問隔壁床的妹子,“哎,羅青羽現在分到哪個憨批手上?”

    躺在隔壁按摩床上的好友兼秘書想了想,“你嫂子的弟媳婦的閨蜜吳玉昭,她以前就是十八線小明星的經紀人,業務慘淡,唯一捧紅的小花轉身把她踹了……”

    走后門的時候,高曼琳嫂子的弟媳婦在高大嫂面前把閨蜜吹得天花亂墜,天上人間難得的一朵天賦異稟的奇葩,奈何命運不濟受人嫉妒打壓,只好跳槽保命。

    于是,高大嫂就把她弄進高氏旗下的奇亞娛樂公司,擔任經紀人一職。為了考驗她的能力,高大嫂讓人把成績平平的藝員歸到吳玉昭的手下。

    羅青羽一直不接工作,又天天掉粉,工作室職員不明就里,把她歸到潛力值40以下的藝員隊伍里并不奇怪。

    工作室職員和經紀人分工不同,羅青羽不算正式的藝員,一切合同事務由工作室職員負責。如今被高大嫂一掃,就成了三十八線零潛力的藝員,成為別人的試刀石。

    “就算有人提醒吳小姐,羅青羽是你親點進來的也沒什么用。畢竟她是你嫂子的弟媳婦的閨蜜,你大哥有繼承權,她的后臺比羅青羽的硬多了。”

    高曼琳:“……”

    嘖,一群不長眼的勢利眼。

    “現在奇亞有哪位經紀人是我們的人?”

    “你老公的堂弟的朋友彭亞軍,他手中的五名藝人有三名正當紅,兩位即將紅,未必肯接收一個零希望的白衣素人。”

    白衣是指平民,素人是指業余的藝術家,羅青羽是二者兼有,身份低微啊。

    “就他了,當還我一個人情。按照合同那樣,平時不用怎么管她,注意控制負面信息,不用花多少精力管理。”當然,等需要花精力時他會感謝自己的。

    女秘書接到指令,立刻打電話。

    另一邊的助手兼好友略不解,“老大,她跟小溫不是沒希望了嗎?家世不好,又不肯聽從公司安排,你干嘛還看重她?”

    “唉,眼緣吧。”高曼琳笑了笑,不想多解釋。

    怎么說呢,還是那句話,想看看她能走多遠吧。另外,羅青羽可不是家世不好,人家只是固執低調。能讓香江農氏繼承人之一認作義妹,豈是等閑之輩?

    她那位義兄從手指縫里漏一點點財出來,足夠砸死她們幾個。

    香江農氏并非普通世家,為人處世卻特別低調,眼前她們所在的休閑會所便是農氏的產業之一。

    說來慚愧,高家也有這樣的會所,可惜很多服務項目不及人家優秀。女士們最喜歡的香薰沐浴與按摩等等水療效果,更是業界的個中翹楚,無人能及。

    她每個月至少要來一趟,氣人不?反正她是很氣的。

    但是沒辦法啊,誰讓人家優秀呢,唉……

    高曼琳的郁悶略過不提,說回羅青羽,把事情向高曼琳反映之后,心情恢復了些,給自己豐盛的晚餐拍幾張照,然后發朋友圈。

    而工作室那邊也沒信息過來了,確實沒把她的小情緒放在心上。

    無妨,那個設計室的代言能否接到并不重要,反正舞蹈服已經交給學校的服裝部做。款式簡單,對服裝部的同志來講難度不高,很快就能收到。

    有緣則來,無緣則散,不強求……

    第二天一早,羅青羽在山里拔了一大筐草藥回家,清洗干凈,然后倒進一口大鍋里煮,煮了滿滿的一大鍋。

    煮了一個多小時,不停攪拌,然后放那兒晾著。

    回到藥室,從藥柜其中一個抽屜里搬出一大塊灰白色的石膏狀物體。它不是石膏,而是由幾種藥材熬制而成的藥膏塊,掰一小塊捏碎,扔進大鍋里攪拌。

    等徹底攤涼了,倒進木桶里提到藥室的長桌旁,再取出一張大油紙鋪在長桌上面,用刷子開始一層層地涂抹。

    涂到一定的厚度,再擱在院里晾曬。等干了,便可以切成小小的長方塊。

    老哥是個弱雞(相對她而言),卻當了刑偵隊長,以后受傷的機會多著呢。她今天要做的是藥膏,傳說中的狗皮膏藥,簡單的筋骨受損等雜癥都可以醫治。

    關鍵是藥味不難聞不嗆鼻,像掐出野草汁液那種味道,淡淡的。

    搬出五層的曬藥木架,把涂滿藥膏的大油紙一層層地擺在上邊晾曬,并用釘子將油紙固定住。家里一共有三個五層的藥架,她只用了兩個,不能再多了。

    接下來的時間,她要做一款女士專用的袪痕膏,消疤痕的。無毒無副作用,更沒有絕育功能,沒錯,她是受某部宮斗劇一名大反派的啟發才決定做的。

    自從爸媽離山之后,她晚上進丹爐山又煉了五行丹,18顆一瓶那種。續骨丹老爸正在試用,等確定軍方放棄大雷的監護探望,她再尋些藥給它續腳腳。

    回心丹暫時顧不上了,實在沒時間,等日后有空再說。

    她不是鐵打的,偶爾也要休息一段時間,身體與精神都是。況且她還要等高曼琳那邊的答復,一樣一樣來,不著急。

    就這樣過了兩天,一名叫彭亞軍的男人自稱是她的經紀人,正式接手她的一切事務。和高曼琳一起進行視頻確認,從此她工作上的雜務就交付于他了。

    很快,那間漢服設計室的合同正式簽署,從此,她正式成為有代言在身的人。

    責任重大,還有一點小忙,不太習慣的樣子。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