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地球的倒計時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刀槍不入
    寧子凝哪怕不知曉自己的命運,也知曉斷然不能在這里被這幾個猙獰的男人抓住,她決然地抓住頭發上的玉釵,就要對著自己的脖子來一下。

    誰知背后忽地驚叫,“什么人?”

    一回頭,寧子凝看見了那個穿著奇怪黑色鱗甲的妖怪,忽然出現在了走廊臺階前,擋住了那幾個沖過來的白蓮教教徒前。

    白蓮教征戰七省,什么東西沒見識過?

    可是這幾個教徒還是驚呆了,他們從沒看過這樣的人物。

    一身密不透風的奇怪鱗甲?

    連頭部都被遮掩住了,看不出絲毫縫隙,只能見到凸出的五官,證明了似乎是個人?

    “你爹呢?跑了嗎?”

    教徒猶豫不決不敢上前,而那妖怪根本不在意眼前的白蓮教教徒,回頭看向摔倒在地的寧子凝。

    寧子凝不知此時該是什么心情。

    若說之前的話,她對這個妖怪是恐懼外加惱火,那么此時此刻,她反而覺得這個妖怪來的正好,竟然產生了一種寧愿被妖怪殺了,也不想落入白蓮教手中的感覺。

    是啊,這個妖怪雖然可怕,也沒對她表現出善意,卻是一種冷漠的無視,仿若自己就是個不值得在意的小蟲子一樣。

    而相比起來,白蓮教那就可怕多了,看那幾個男人的眼神就知道,一旦落入到他們的手里,自己將會是生不如死。

    “我、我不知道。”

    寧子凝說了幾句,又指著那幾個白蓮教教徒大喊道:“他們是壞人。”

    壞人?

    呃,也不用多說,陳時也看出來了。

    其實21世紀對古代諸多造反,都定性為農民起義。

    似乎有著一種天然正義存在。

    這點陳時不反對,不過現代人真要是穿越回去,恐怕會后悔面對這群農民起義軍。

    不談其它,造反總是伴隨著殺戮,也是伴隨著對原有秩序的破壞,在這個破壞的過程中,人性往往會爆發最黑暗的一面。

    許多原本老實的農民在參與造反之后,經歷了一系列殺戮與搶劫,逐漸釋放心中的黑暗,哪里還會繼續那么老實。

    中國歷史上,造反過程中能對百姓秋毫不犯的,那是屈指可數。

    而對地主土豪秋毫不犯的,那是根本沒有。

    哪怕是特殊時期秋毫不犯,也還有一個秋后算賬。

    陳時以前看歷史,對這些并不感觸,畢竟不是親身經歷,對那些“吃人”的地主、豪商、巨賈更是不會存在一丁點同情。

    可是整體上的漠然,不代表陳時會親眼看著這些白蓮教教徒,對著無辜的丫鬟進行凌辱。

    他這么從屋脊跳下來,原本最多讓白蓮教教徒們驚訝一下,隨后砍殺過去就是了,可他這一身打扮,哪怕放到21世紀去,也能讓人圍觀,就別說古時候了,直接都把人看呆了。

    那幾個原本想要凌辱丫鬟的教徒,也警惕地放棄了侵犯動作,提著大刀和長矛、鋤頭、草叉圍了上來。

    這武器也太混亂了吧?

    陳時一陣無語,他剛才看過官兵手里可是持有火器的,雖然不是燧發槍,也是火繩槍,這樣成建制有著火器的官兵,被一群拿著大刀、鋤頭、草叉的暴徒打得崩潰……

    明末之時,官兵那么廢物,李自成的軍隊面對官兵也是敗多勝少,要不是北方韃子的存在,李自成早就敗亡了。

    可如今看來,沒有最廢物,只有更廢物。

    “你、你到底是誰?”

    那為首的教徒大喝。

    陳時不答,默然向前走著,很快壓得這些教徒們不斷后退。

    教徒們手里哪個沒幾條人命,心理素質不是之前寧家的家丁可以比較的,盡管心中狐疑和警惕,卻沒一個說是不戰而退,反而陳時的動作激起了他們的兇性。

    為首的教徒一揮手,身邊兩個教徒立刻提著長矛向前,猛地朝著陳時的胸膛部位一刺。

    “咔。”

    也不知是不是這長矛的矛頭太劣質了,猛然朝著陳時胸膛一刺的矛頭,竟然應聲斷裂嘣開。

    這就尷尬了,兩個教徒,不,是在場這七八個教徒全都驚呆了,白蓮教經常口胡刀槍不入,可那也只能糊弄新人,老人心里門清的很,以為自己能刀槍不入的絕對是腦子撞門了。

    一身上好的盔甲可比手持寶卷,口喊“閻羅在世,刀槍不入”要明智多了。

    那么,這看起來很古怪,但似乎很薄的鱗甲,竟然能讓兩根長矛的矛頭都斷裂了?

    若僅是這樣,還能讓教徒們接受。

    可是那么強猛的撞擊,就算鱗甲質量再好,不僅擋住了長矛,也讓長矛的矛頭斷裂,可被攻擊的人萬萬不可能若無其事站在原地不動。

    非得肋骨都被撞斷不可!

    哪里還如沒事似的。

    所以,這到底是什么神甲啊!

    眼前的幾個教徒流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若是能抓住此人,把神甲獻上,說不得一個先鋒營的頭領位置就到手了,甚至能夠得到韓閻王的賞識,以后步步高升豈非常理?

    遺憾的是,貪婪的心才升起沒多久,就被無邊的恐懼取代了。

    與各類異種廝殺,早就見識過各種血腥場面的陳時,厭惡之時一出手,那就是奔著極重的力量而去的,根本就不留手。

    幾個教徒還在驚呆中,尚未反應之時,為首的教徒只見到黑影一閃,原本還有好幾步路的陳時,瞬間而至,一拳轟出,頭顱直接如西瓜似的崩碎。

    紅的、白的,頭顱的碎片和白色的腦漿炸向四面八方。

    靠近的教徒人人臉上濺了一臉的腦漿,最悲慘的則是站在小頭領背后的幾名教徒,因為陳時的拳頭速度太快,顱骨的碎片集中向后爆射,擴散開來的力量才讓腦漿四濺。

    而這一股集中的顱骨碎片,就像現代的霰彈槍一般,被這么一擊中,都不悶聲一下便向后栽倒,臉部直接變得坑坑洼洼,連紅色的頭巾都被激射出許多小洞。

    氣氛不再是尷尬。

    而是陷入了地獄的恐懼。

    暫時幸存的白蓮教教徒,張大了嘴巴,差點都站立不穩了,他們從未想到,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給朝廷和天下百姓帶來恐懼的對象,何時有一天,自己人會恐懼到失禁了?

    這哪里還是人啊!

    一拳就打爆了一個腦袋!

    傳說中的韓閻王,也沒這么可怕啊,否則現場演示幾番,就不是號稱三十萬白蓮教徒了,而是百萬教徒,早幾年都能席卷天下當皇帝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