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攔截
    劉八朝蘇曉塵啐了一口,說道:“便宜你這伊穆蘭小子了!”說完,又換了笑臉對朱芷瀲說:“陛下,快隨小人來。”

    王四也啐了一口,卻是啐的劉八,“媽的,你就該跟我姓,好事兒都讓你給搶了。我來給陛下引路,你去前面探路去!”

    劉八剛一瞪眼想張口回罵,王四立馬說道:“不接受瞎嗶嗶,不然桃花樓……”

    劉八立刻老實了,這桃花樓欠王四的花酒錢永遠是個殺手锏。

    先前那大媽又是一聲高呼:“我老婆子今年快五十了,反正我家老頭子死得早,我就沒打算活那么久。何況這伊穆蘭人一到國都,人都跑光了,我這腌菜坊的生意也沒法做了,今天晚上我就跟他們伊穆蘭人拼了!他們想要抓咱們明皇,我就偏不讓他們得意!”說著,轉身回屋去抱了一大壇東西出來。

    有人問:“錢大娘,你抱的這是啥?”

    “這是我腌壞了的咸菜,發餿了還沒來得及扔,我這就給丟到大馬路上去,臭死那些伊穆蘭人!”

    “好主意,我那兒還有些臭冬瓜!”

    “哎,我鋪子里還有臭鲅魚,一起一起呀!”

    蘇曉塵瞧著簡直覺得新奇,沒想到這商賈成性的碧海人連造反都造得這么獨樹一幟,跟聚眾趕集似的。

    王四和劉八急忙朝右邊一個巷口指了指,對他們二人說:“快別管他們鬧騰了,趕緊走吧。”說著,先朝前帶路去了。

    蘇曉塵悄悄向朱芷瀲說道:“方才你掏出傳國的玉璽來,你不怕被他們搶了么?”

    “我觀了那毛賊頭子的面相,別看他一副市儈的樣子,心卻是好的。他若有歹意,你開口肯給錢的時候他就該漫天要價了。我想大概是因為他有情有義這一點,才能吆喝得動街坊鄰居那么多人吧,所以我才敢拿出來。”

    “你朱氏的識人斷面真不乏用武之地。”蘇曉塵不由稱贊。

    朱芷瀲沒說話,心里想的是,母親的識人斷面已爐火純青,卻也沒能敵過溫蘭的狡詐,可見若只是識人心,遠遠不能護得住自己。還須得以攻為守,處處占據主動才是上策。

    兩人腳下不停,不過一會兒便轉出了巷口。

    又行了一段路,蘇曉塵聽得耳邊隱隱傳來水聲,問道:“這里到了何處?”

    “這里是柳條湖,繞過湖再走個二里地,就到落霞灣啦。”

    王四的語氣里甚是討好,他見朱芷瀲就在離自己不到數尺的距離,覺得心里一陣激動。張口奉承道:“沒想到我王四還有一天能和明皇一起夜游國都,真是蓬蓽生輝!”

    大約是沒學過幾個成語,不知蓬蓽二字作何解。不過好為人師也得分場合,蘇曉塵終是忍住沒去指摘他用錯了詞。

    不料朱芷瀲尚未答話,不知何處卻想起了一陣女童般的笑聲。

    “蓬蓽生輝?你用錯詞兒啦!我看你是屁股生瘡才是真的。哈哈哈。”

    王四不覺惱怒,大喝一聲:“什么人。”

    朱芷瀲卻臉色大變。

    這個聲音她已是再熟悉不過……

    她高聲喊道:“銀花,出來!”

    蘇曉塵這才知道,原來這神不知鬼不覺的聲音,就是銀花。

    只見月下閃過一個猴子般的身影,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公主啊,這么晚是去哪兒玩啊,也不叫上銀姐我。”銀花嘻嘻地笑著。

    劉八罵道:“這三寸丁,怎么還喊公主,她可是明皇了!”

    話音剛落,銀花人影一閃,已是跳到了劉八的頭上,拿起張東西往他腦門一貼,笑瞇瞇地說道:“送你一張好玩的。”

    劉八還未回過神來,忽然眼前一道白光閃過,頓時頭上燃起一片綠色的火焰,燒得他慘叫聲響起,回蕩在夜里凄厲無比。

    動作之快,下手之狠,看得旁邊的王四心驚膽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銀花卻在一邊拍手大笑起來:“綠了,綠了!這碧炎箔果然能把東西給熏綠啊,你們看他的臉,跟青蛙一樣,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蘇曉塵見到劉八慘狀,心下憤怒,吼道:“你這人真是歹毒之極,沒想到溫蘭的回天丸會救出你這樣的殺人怪物!”

    銀花一聽他提及當年舊事,心中大怒,奈何蘇曉塵是國主,終不敢對他怎樣,只得哼了一聲,撇開不理他,轉頭對朱芷瀲說:

    “公主……噢不對,明皇啊,跟銀姐回去吧。銀姐有好多好吃的甜食呢,這次保證不放藥了。”

    朱芷瀲冷冷地說道:“我若是不回去呢?”

    銀花忽然變了臉,惡狠狠地罵道:“你不回去我就在這里砍死你!你母親害死了我妹妹鐵花,現在你成了明皇,那好得很,這筆賬就算到你頭上來!”

    “原來……你也有這副兇惡的嘴臉。這么多年,我竟然沒發現。”

    銀花聞言一怔,跟變戲法似地又轉成了笑臉,嘻嘻哈哈地從腰后一扯,只聽“叮鈴鈴”幾聲鈴鐺聲,正是獨門兵器銀鈴索。

    “這樣吧,告訴你一件你很想聽的事。”銀花甩了甩手上的銀鈴,“銀姐就說說,你的長姐是怎么死的,然后你跟銀姐回去好不好?”

    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卻讓朱芷瀲震顫不已。

    長姐怎么死的?

    這個問題朱芷瀲已經想象了無數遍,不知道腦海中出現過多少可怕的景象,繼而化作噩夢,時不時地糾纏著自己。

    銀花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故意張口憋了半天不說,把人憋得正難受時,才大聲爆笑起來:“她是摔死的!”

    “摔死的摔死的摔死的!你聽清了嗎?她是摔死的,摔成一團血肉,摔得腿斷腳斷脖子斷,摔得連臉都看不清,噢對了,連同她肚里的孩子一起摔成泥了!”銀花連說了七八個“摔”字,好像這樣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鐵花死在了霖州,從高高的阡守閣頂就這么摔了下來。銀花沒去過阡守閣的樓頂,聽說和瞰月樓差不多高,于是她就知道了。

    大概和朱芷凌的死狀差不多。

    妹妹……你就是太善良了。咱們都是溫蘭的棄子,換成是我,早就取了明皇

    的性命替咱們刃族的村子報了仇,再不濟也逃得遠遠的,絕不會被明皇給暗算了去。你偏偏不答應……

    可如今說什么都晚了。

    朱芷瀲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銀花顯然從一開始就打算狠狠地刺痛她,每一句話都是滿滿的惡意,她再也無法忍受眼前的這張曾經相伴兒戲多年的偽善面孔。

    她伸手取出銀鈴索就要揮過去,不料一根更長的銀鈴索卻比她更早出手。

    竟然是大蘇!

    蘇曉塵的這一根還是當年南華島上林通勝所贈,但他從未學過用銀鈴索當武器,只會用來越墻過壁,當下朝銀花甩去,也全不成章法。

    銀花輕輕側身一避,自然是讓了過去,然而煩躁的是她又不敢回手。

    蘇曉塵大喊道:“小瀲你快走,她不敢拿我怎樣,你說過的,要活下去!切不要與她繼續糾纏!”

    銀花一聽“活下去”這三個字,想起慘死的鐵花,怒道:“你想活下去?這事兒可是難得很!我銀花改主意了,今天就要你死。什么國主大巫神,全都給我一邊兒去!我今日必殺你為我妹妹報仇,然后遠走高飛看你們誰還能管得了我!”

    說著已將鈴鐺擲了出去,正中蘇曉塵的肩頭,她對蘇曉塵無冤無仇,終是下手沒那么狠,雖然擊中,只使了三分力。蘇曉塵吃痛“哎呦”一聲,蹲下身去。

    朱芷瀲見心愛之人被打中,明火中燒,手中連著三枚飛鏢打了出去。

    銀花笑道:“你的功夫的都是我教的,這飛鏢如何能打中我。”說話時已是一索刷去,將三枚鏢盡皆打落。

    朱芷瀲知道傷不到她,依然是將銀花教她的一招一式施展開來,她學得雖不多,但根基很穩,每一招都使得有板有眼。

    銀花一邊避讓一邊稱贊:“你的功夫好像好了一些,看來這些日子里練習得挺勤勉的嘛。”

    朱芷瀲不答話,卻大喊道:“大蘇,你快帶著玉璽先走!莫要叫她劫了去!”

    銀花一怔,隨即笑了起來:“你這小丫頭,現在也會騙人了,你故意這樣說,那玉璽就一定是在你這里。”

    說著探手伸向朱芷瀲懷中。

    不料朱芷瀲早有防備,先疾退了兩步,又大聲催道:“快走!”

    蘇曉塵是聰明人,與朱芷瀲又心意相通,知道她是想騙銀花,當即一言不發,假裝拔腿就要跑。

    那銀花見狀,頓時以為玉璽真在蘇曉塵手上,便回身去追蘇曉塵,不料朱芷瀲卻趁勢把銀鈴索當成暗器擲了過來。

    銀花嘿嘿一笑,身子如同樹葉一般忽然朝邊上飄走,銀鈴索撲了個空。

    “你也就這點斤兩了,還獻什么丑,不如把玉璽交出來給銀姐,回頭還能換幾個錢花花。”銀花笑道。手中已是一張碧炎箔拴在飛鏢上,想要對著蘇曉塵后背擲過去。

    忽然銀花覺得腳下一緊,再看時,原來是先前被自己燒了臉面的劉八。

    那劉八已被燒得臉上一片血,卻死死地抱住銀花的身子,口中咬牙喊道:

    “你們快走!這三寸丁我攔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