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22 醫生
    歡迎來到巴頓。

    經過祖們事務所的時候,扎克停了車。大丹犬下車了,扎克等了一會兒,沒感知到什么沖突發生就不再等待,回格蘭德。反正金認識回家的路。

    進入格蘭德,扎克就發現了格蘭德中有陌生人在二樓看電視。扎克下了車,抱著亞當上后廊。

    “他來了幾天了。”愛麗絲和瑪雅在上學,迎接扎克回來的只有安娜貝爾,“沒住在這里,但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回來所以每天白天會來等。”安娜貝爾現在也是沒什么追求了,也不指望扎克回應自己,說完就回到自己的崗位——展示廳的柜臺。

    “女伯爵。”扎克卻突然出聲了。

    安娜貝爾驚訝的回頭,“恩?”

    “我答應了你和白貓處理掉共和的凡卓,現在我可以反饋你們一下,事情已經開始了。”邁爾斯去了共和凡卓如今唯一的謀士扎格爾做朋友了~

    安娜貝爾的嘴角彎出了一個微笑,“我知道~”

    呃,她當然知道。在現世,以扎克為主角發生的所有故事,她都會知道。白貓會告訴她。

    扎克沒啥表情,“那知道我現在想問你什么么。”

    “啊,這我不就知道了~超越現在的事,白貓不會告訴我~”安娜貝爾有些雀躍,“你想問我什么?”

    “如果未來的某一刻,共和的凡卓被抹清消滅,四個世紀前,施加在你身上的懲罰,也就不復存在了。女伯爵。”扎克的提問的方法很特別——“你準備好拿回你失去的一切,‘愛’,重建你的凡卓氏族了嗎?”

    安娜貝爾愣在原地了。

    扎克沒等回答,進屋,上樓,回主臥安頓好咿呀咿呀的亞當,來到了娛樂室。

    再看電視的家伙是個人類,但也不至于遲鈍沒發現扎克的靠近。

    他回頭,立馬站起,臉上帶的是緊張的討好笑容,幾乎九十度的鞠躬:“托瑞多!終于和你見到了!”

    扎克看著對方鞠躬后的臉,“你的臉我絕對沒有看過,但你的聲音,我記得。”扎克示意對方坐下,自己也在沙發上坐下了,撇了眼電視里在放的日間肥皂劇,有共和字幕的那種,“你是維嘉市醫院的那個醫生對么,我去西部前一天的電話里,是你和我對話的。”

    “是!那就是我!”驚訝扎克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驚訝’的應該是扎克才對,這人搞什么呢?在維嘉的時候不來找自己,居然橫跨聯邦國的跑來格蘭德找自己??

    不過既然知道了對方的醫生身份,說起話來至少不會太尷尬。扎克對對方的恭謹沒給正面評價,“在巴頓,不要叫我托瑞多,你有殯葬業的公事,就叫我格蘭德。”扎克很體貼了,看的出來吧,扎克在幫這個緊張的醫生適應托瑞多在巴頓處事方式——“你有私事,就叫我扎克。”一個維嘉的醫生是不可能和巴頓的殯葬業有公事關系的~不過,扎克也懶得等對方慢慢反應,“你?”扎克在要求一個可以稱呼對方的方式。

    短暫的晃神后,這個醫生:“吉米!”

    扎克無語了,看著這明顯中年往上的男人,怎么聽‘吉米’都是只個昵稱。你太驚訝于托瑞多的親善,可以理解,但你也沒必要和吸血鬼跳到小名的程度啊!

    扎克撇了一眼對方眼中的緊張的期待,算了,“好吧,吉米,你的手術進行的怎么樣?”

    將外露的心臟放回嬰兒的身體。說起來這事情都一個月之前了。

    “完美!”吉米,可能是說到了他自豪的地方,“手術進行的非常完美!那個嬰兒未來的人生可以過的像任何正常人一樣!感謝托瑞……扎克先生還關心著這件事!”

    扎克并沒有關心,而且,“丟掉先生,我不需要你在我家,我的城市,靠稱呼顯示你的恭敬。”多體貼~

    “是,是!”吉米使勁的點頭,可以看出他在努力的調整他的表現以達到符合扎克要求的狀態。這當然很難,在西部社會下,對吸血鬼無腦低姿態就行了,反正是事實。但在巴頓,得‘裝平等’哦~

    “在維嘉的時候,倒是沒看到相關的新聞。”扎克不是在閑扯,是在引導對方說出在這里的原因。哼,鬼曉得讓這家伙自己做心理建設,啥時候才能把話說清。不如扎克自己試探,“我記得之前巴頓的醫院完成一場連環移植手術,新聞上報了好長時間。維嘉不怎么醫學進步的里程碑么?”里程碑可不是扎克說的,是一個月前這個醫生吉米在電話里說的。

    “啊。”吉米復雜的情緒往下將了一截,非常明顯的臉上有了失落,“魔宴從來不在乎人類醫療上的事情。”依然緊張的撇了眼扎克,“所以共享器官體制被濫用的時候,魔宴一直沒有什么反應,直到他們發現了濫用體制的得益者是那些被他們選為吸血鬼后裔的人類。吸血鬼關系這事也只是人類醫療的進步,影響到了……”撇一眼扎克,不敢說完了。

    扎克接上了,“影響到了吸血鬼的傳承質量。”

    沒忘吧,共享器官體制被濫用的原因——一些還未成為吸血鬼的人類,想成為吸血鬼的時候,自己那副永生的身體,比他們曾為人時,更好!

    更漂亮的下巴,更年輕的器官,更光滑的皮膚……

    曾經吸血鬼的永生不曾考量過的東西,因為人類醫療的進步,出現了。

    吉米低著頭,不敢看扎克。挺正常的,器官共享體制被濫用這件事,其實到現在都沒有被解決。有權勢的人依然在用自己的權力獲取更好的身體部件。吸血鬼短時間的關注到這個問題后又移開了視線。

    說到底,這問題對吸血鬼來說,終歸只是讓后裔們的質量更高了。比如詹姆士父親那種盛名的將軍,如果沒有更年輕的部件替換,維持了他人類生命的年齡階段迎接永生,呵呵,經過兩三次身份輪換后,可能就變成一個無關緊要的角色了。但如果在人類的醫療進步下,將軍能將自己的人類年齡階段劣勢消除,帶給他永生的吸血鬼生命中,是更長的影響力和權力質量!

    濫用的是人類的體制,得益的是最終永生的吸血鬼!

    魔宴明白了這個道理后,自然就不可能死追著這個問題,最多,提醒一下他們選擇的后裔,做的謹慎一點兒,別像蘭斯將軍那樣被自己的兒媳抓住了把柄~

    而人類們,比如眼前的這個醫生,明白了這個道理后,就只能無法直視任何一個吸血鬼。

    這種復雜又絕對不正面的情緒,沒人能幫人類開解,包括扎克,直接推進話題,“這應該也不是第一次吸血鬼察覺到人類醫療對吸血鬼造成影響吧。茨密希被勒森布拉迫害。”扎克側了下頭,語氣很散漫的,“魔宴應該不會把這種事情公開,但你是醫生,你應該知道以前茨密希領導醫療實驗的事情吧。吸血鬼不再出售血液給人類,應該不是你這種認真在乎進步里程碑的醫生,唯一在意的事情吧。”

    前面說了,扎克在試探對方出現在這里的原因。那自然相關的東西都拉出來比劃一下,靠上了就推進,靠不上就撤唄。

    靠上了。

    吉米短暫的抬頭,看的出有努力的調整自己的心態,“實際上,這就是我來巴頓的原因。”

    既然靠上了,扎克就開始連接事件細節了。先不過問來格蘭德居然不是因為自己這件事。稍作回憶的點著頭,“我記得茨密希以前的醫療實驗,使用的患者都是先天疾病的人。”查普曼的兒子,不記得無所謂,扎克會歸納,“你成功的這個手術,心臟外露,也是先天缺陷吧。難道,你就是曾經參與茨密希的醫療實驗中的醫生?”

    吉米長出了一口氣,仿佛扎克把所有他不好開口的東西都說出來了。他點了下頭,保持這低頭的,“我是。茨密希的醫療實驗一直在測試茨密希的自愈能力極限。”他盯著地板,停頓了一會兒,“茨密希的自愈能力很奇特,老實說在我們這些人類眼中,茨密希的自愈和其它吸血鬼的自愈根本都不是同一種能力了。”突然抬頭,看著扎克,“我相信對其它氏族也一樣,比如每個吸血鬼都有用血液承載、解讀信息的能力,但勒森布拉可以用血液承載的信息完全解讀一個人或塑造新的人格!對我們人類科學家來說,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功能升級,是質變!”

    扎克眨了下眼,因為這位吉米在這當下,突然展現出了一種……恩,不容辯駁的氣質。但這感覺來的突然,去的也快,吉米的頭重新低下去了,“其他吸血鬼的自愈可以歸結為將一切回歸吸血鬼成為永生的那一刻。時間不會讓你們變老,你們受到了傷害,也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成原來的狀態,不管外部世界怎么變化,吸血鬼從永生的那一刻起,就‘維持’在了最初永生的那個樣子。但茨密希不同,茨密希的體型變化,茨密希用身體容納外在事物,茨密希可以主動位移要害器官……”他搖了頭,“這不是自愈,不是‘維持’永生最初的樣子。是讓茨密希在任何狀況下保持活著!”最后這一句,吉米又抬頭看了一眼扎克。一樣,很快就低下去。

    扎克有認真聽,聽完后點頭,“十三氏族中的諾菲勒,可以證明你的觀點——吸血鬼的自愈從來沒有改變過他們從人類時期代入吸血鬼生命時的生理上缺陷。除了茨密希。”扎克挑著眉,“沒有哪個吸血鬼擁有在永生后還能改變自己生理結構的能力。這的確是不能用自愈來籠統概括的能力了”扎克撇了下嘴,“還有莫卡維。”

    “我參與的茨密希醫療實驗,目的就在于利用茨密希這種,呃,我們還沒有想到正確定義的能力。其它吸血鬼的血在給其它生物的時候可以完成奇跡一般治愈效果,那茨密希的血的治愈效果,或許也可以給其它生物,永遠的改變那些先天生理結構就有缺陷的人的生活。”語氣是失落了,沒啥可說的,茨密希的醫療實驗,已經是歷史了(茨密希的自愈能力研究,和對吸血鬼生命有絕大威脅的靈魂膨脹有直接關聯,這種研究不可能重啟)。這個醫生吉米的愿望,不可能實現了。

    是了。很早我們就有這個意識——吸血鬼不在乎人類的醫療,或者說看不起,因為在吸血鬼的能力面前,人類的醫學,就是個玩笑。吸血鬼的血,已然是這個世界,關于治愈,這個主題的天花板!

    現在可以進階一下這個意識了。大多數吸血鬼的血,只是天花板上附著的塵埃,偶爾飄落一兩粒,讓人覺得奇跡。茨密希的血,才是那面真正的天花板!

    “你有個美好的理想,醫生。”扎克沒有鼓勵,也沒有貶低。只是帶著敬意的表達了一下事實。

    如果大家還記得查普曼的兒子,去年扎克在卷入查普曼的自殺事件,第一次閱讀醫療實驗病歷的時候,曾判斷過,對于先天疾病吸血鬼的血并不能直接幫上什么。但在后期,查普曼的兒子經歷了醫療實驗后,扎克給了查普曼自己的血,人兒子,真的痊愈了。

    這不只是個理想,還是一條已經有了一些實際性改變的道路!可惜斷了。

    吉米搖著頭,“現在說這些已經沒什么意義,吸血鬼已經停止交易血液,茨密希也不可能在資源這樣的項目。想靠吸血鬼來讓人類醫學進步……”一段超長的鼻息從這個吉米的鼻孔中淌出,“這條路,不存在了。”但鼻息結束后,吉米的情緒有了好轉,“好在光靠我們人類自己的技術,結果也不錯。”外露心臟的修復手術,完美,對么~

    扎克的某部分好奇心算是滿足了,新的好奇也出現了,“你是來巴頓找羅伊·茨密希的嗎?但聽起來你也沒有指望茨密希重啟醫療試驗的項目。”

    “哦。”吉米調整了一下坐姿,也抬頭了,看著扎克,“當茨密希的醫療實驗停止的時候,勒森布拉強制沒收了我們這些人手里的研究資料。”這是扎克知道的,吉米的神情也有些許的恐懼,應該是曾經的那段經歷對他來說并不美好,“但勒森布拉不懂人類的科學。”這評價……算了,“像我剛才說的,為了明白茨密希血液自愈的能力比其他吸血鬼多出的是什么,我們需要其他吸血鬼血液的比較。就連我們的醫療實驗,也有所謂的對比組來做參照。”

    扎克挑了下眉,“你有研究其他吸血鬼的血?而勒森布拉只沒收了茨密希相關的資料?”

    “我剛才舉的例子,我……”吉米的身體抖了一下,“我個人研究了一段時間的勒森布拉的血,作為一個醫生,我利用了我的職業的便利,滿足了一下我對一些事情的好奇……我,我無法忽視勒森布拉那種用血液承載信息的能力……”

    然后。

    扎克的手,被這個吉米握住了,“我!我從魯特·勒森布拉死亡后就試圖和勒森布拉氏族取得聯系,告訴他們某件事!但他們太沉迷于內部斗爭,去搶奪魯特·勒森布拉留下的東西,根本不在乎我這個小醫生!”吉米的臉一橫,“所以我做了個決定!而且我確定在維嘉不是能安全分享這個消息的地方!所以我來了這里!告訴托瑞……你,扎克!”

    扎克挑著眉,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告訴我什么?”

    “魯特·勒森布拉統治西部,統治魔宴的真相!他長期使用收集不同類型的食物儲備為掩蓋,將的他的思想,散播到所有被他‘吃’過的人身上!”吉米是激動的,抓著扎克的手在不斷的搖晃,“而魯特·勒森布拉,所有人都知道這位魔宴的獨裁者對食物分類喜好有著病態的執著!”

    扎克張了嘴,“你是說……”

    “對!魯特·勒森布拉是靠洗腦來統治魔宴社會的!!”

    安靜,持續了三秒。

    扎克溫柔的拿開了這位吉米的手,“謝謝你告訴這些。”挺真誠的微笑,然后,“不過我現在回巴頓了,不在西部,所以,我并不在乎~”扎克起身了,看了眼時間,“留下來午餐吧~”

    九天神皇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